罐儿

想做郭麒麟和张云雷头顶的灯

700了,说吧!你们想让我干什么!我尽量满足!(豁出去了)

东厂厂花爱上我(辫林)

→新坑

→可能大坑??

→我也写不了什么权贵啊计谋啊什么东西,你们觉得哪儿不顺就提出来昂,我会改哒~

(一)

“现如今我国宦官当道,真真是当天不开眼。”

“阉人如何治国?当今那位也是被猪油蒙了心智。”

“这郭姓天下迟早得变张姓,你们就等着看吧。”

茶摊儿的人三三两两聚集着,喝着茶,聊着八卦,好不惬意。

“各位慎言,如今的世道哪是咱们能讨论的起的。”

“王麻子你就是太小心了。这大街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若是怕一个阉狗,这世道才是不容我!”

微风拂过,撩起了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马车的小窗帘。

茶摊上一位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突然对着一辆马车跪下了。

马车上的大人物只斜睨了一眼跪下那人,一双眼睛生的极为好看,却无意中让人感受到寒意。

张云雷从怀中掏出手绢,轻擦了擦嘴角。丝质的手绢看起来就极为舒适,细看还能看到手绢一角绣着麒麟的样式。

“我倒是不知如今我的名声已经变成了这样。”

“主上无需理睬,我这就去处理。”

“无需。”张云雷正了正冠眯眼睛“他们说的到也并无差错。某位郭姓王爷不也被我囚禁在我千岁府了?做人要知足。”张云雷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一抹笑。他本就长相偏阴柔,这一笑虽不显得女气,却更让人感受到他那张脸的魅力。

跪在下边的人看着有些痴了。如此相貌,怪不得那高高在上的皇族都想得到。

“回府吧,这麒麟小子在我那儿待了也有三天了,是该好好招待招待这小子。毕竟这可是他们皇族给我送的战利品啊。”

“是。”那黑衣人说完就已经消失。只留下马车里的人握着绣着麒麟的丝帕怅然若失。

“大林,你我一晃竟是已经五六年不见了。不知你那句愿和我一生一世可否还作数啊。”

马车虽不太安稳,速度却也是杠杠的,不一会儿就到了“九千岁府。”

张云雷也是着实体会了一把何为近乡情更怯。

那人就在自己府中,自己连见面的勇气都没有。

侍儿替张云雷解下斗篷,张云雷坐在大堂之上思考良久吩咐别人把郭麒麟带过来。

一把扇子拿在手里把玩放了拿,合了展。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硬生生是把烦躁两个字写在了脸上。

“都督。”郭麒麟背着手漫不经心的踱步走到张云雷面前,向他点头示意。

张云雷听到这个称呼心里一惊“大林…”

只一个称呼就被郭麒麟打断了。

“都督还是称我一句王爷吧,这大林二字已是过去式。站在都督面前的不会再是大林只是郭麒麟而已。”

张云雷听听这一番话不怒反笑。“郭麒麟你不过是郭氏家族送来的一个物品而已。王爷?你也配。”

“我郭氏天下大好河山,只是一时不察落去贼人之手,一时低迷而已。我既是郭氏便有铮铮铁骨,委身于你?”郭麒麟用不屑得眼光打量着张云雷“就凭你也配!”

“呵,好一个铮铮铁骨。来人!把这人压下去,饿他个三两天,我看这嘴是否还和煮熟的鸭子一般!”

“诺!”

————————————

“九千岁,那昏君派人来了,见还是不见。”

“见,当然见了。”张云雷倚在门框上,难得的闲情逸致。

院中栽着一棵红梅。

红梅是郭麒麟最爱的植物。想到这张云雷扯了扯嘴角,从前两人好到不分你我,同进同出。这赏梅也是意思的。如今这红梅还开着,俩人却是回不到从前了。

昨日一场雪落在枝头,有些枝头被压弯了,张云雷伸手轻轻掸走一些雪。红白交织本就极美,更何况还有美人呢?

“九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

来人倒也是熟人,小祥子是皇帝面前的红人。

“九千岁,皇上托我来问您一句。这王爷已经送到您府上了,您答应他的条件…”

他的话没有说完,张云雷也知道他什么意思。

“回去告诉你主子,他的丹药我早就练好了,只不过要等两天才能给他。”

小祥子听到这话知道皇帝要的东西有戏,没有逗留便直接向张云雷请辞了。

张云雷挥挥手示意他回去。

三天过去了,他是该去看看那只小鸭子怎么样了。

网恋奔现之原来你是个男的

→可能剧情很老唉

→您凑活看

→别骂我别骂我

→圈地自萌,别上升~


(一)

听说秦霄贤网恋了。


这不是传闻大家,这不是。


本人认证过的甜甜小姑娘。


声音甜,身材棒。


会玩会撩。


除了脸没见过,基本上剩下的没见过的也就不剩下啥了。


虽然说按照秦霄贤的年龄这不算早恋了,但是这姑娘他上心啊。


每天的早安晚安是必须的,时不时亲亲爱爱么么哒。那个腻歪劲恨不得把自己长在手机上。


周围的人表示没眼看啊没眼看。


但是人家自己乐在其中啊。


“老秦啊,听哥一声劝,虽然说网络一线牵但是你不能盲目啊。你怎么像个追星的女孩一样啊,天天爱豆挂嘴边,哥没有少女心都能瞅见你的粉红泡泡了!”张九泰语重心长


“张九泰你不能自己没对象就说我!”


“好好好,我不管你。我看你见了面发现这个妹子如果是个男屌丝你怎么办!”


男屌丝?怎么可能。


“小梅,你也在北京对吗。”


“对啊。我在。”


“我想见你”秦霄贤掩面。


“好啊”梅九亮干脆的答应。


(二)

梅九亮刚答应,然后就后悔了。


这见了面就藏不住了啊。


本来想玩一玩,结果,玩大了呢。


你说不想吧,其实还真有点儿。想吧,怕挨揍啊。


啧,纠结。


梅九亮挠挠头摸摸眼镜儿,然后抠抠jio。


啧,难受。


不管了,都答应人家了。他要是不喜欢,上了不就行了!


说服自己后梅九亮心安理得的翻身睡觉了。


(三)

俩人都小心翼翼的(像做贼一样)在敲定好的某条大街上的某个椅子上等。


秦霄贤起了个大早,穿的帅气潇洒风流倜傥,毕竟要见网恋已久的小女朋友。


迈着潇洒(做作)的步伐走向约定好的那个椅子,却突然发现那个椅子上坐了人。


不是个女的!而且!这个人他认识!


“梅九亮你怎么在这儿?”


“唔,我emmm等人啊。”


秦霄贤疑惑了一下,但是压根就没往梅九亮是小梅那个方向想。


秦霄贤挠挠头,坐到梅九亮旁边一把搂住梅九亮的肩。


“缘分呐。一起等吧。”


“好。”


梅九亮偷偷瞄秦霄贤两眼。


“老秦啊,我问你一问题。”


“问吧。”秦霄贤划拉手机,心不在焉的。


“你说如果你网恋对象是个男的怎么办啊。”


“上了再说。”


“???”梅九亮黑人问号脸,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刚了?


“唔,我告诉你件事儿你能忍住不揍我吗。”


“说说。”秦霄贤点出小梅的微信发消息,突然听到叮咚一声从身边响起。


梅九亮笑的一脸抱歉把自己的手机举到秦霄贤面前。


“是我呀~”


预知后事如何,嘿,我不告诉你!


关于思念(辫林)

小舅舅走了好多天了。


郭麒麟手脚灵活的爬上树,这里是他和小舅舅一起常待的地方。


举起手比了比太阳。


北京离天津有多远呢?那个人怎么就走了后没有一点儿音信了呢?


天津怎么说也是自己待了好多年的地方,怎么一想到那个人在那儿竟然是连街道都记不起是什么样子了呢。


小小少年,稚嫩的脸上挂着满是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愁绪。


屋子里隐隐约约传出小曲儿的声音。


这声音对郭麒麟来说是再熟悉不过。每天晚上都是听着这个声音入眠。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星星点点的总是能随着摇摇晃晃的风照在郭麒麟脸上。他也不想着避,只是躺在还算粗壮的树干上。


你说这人有什么好。


说起人来,蔫坏的,经常欺负他。这外貌也看不出什么出众的地方,留一小辫儿还不让人碰。您说说这人有什么好。倒总是让人牵着挂着。


嘿,您倒是给说说,这人有什么好啊。


错过真是世界上最大的悲哀了(贤梅)

→脑洞来自于昨天的梅梅小视频和老秦小视频

→各位轻拍啊,我知道我文笔不怎么好

梅九亮欢欢喜喜翻出来装着对戒的盒子。美滋滋拿出手机拍了小视频。

他的年龄还不够,不然晒出来的可不是只是对戒那么简单了。(手动狗头)

随手翻了翻评论,大多数都是期待他回德云社的,默了默不知道怎么回。还是一如既往的点了关闭。

秦霄贤刷抖音刷的正开心,瘫在椅子上把腿团到一起。也得亏他瘦,一个太师椅能装的下他。

手机突然弹出来一个通知,秦霄贤也没怎么注意,点进去之后才发现是微博的特别关心。

那个人已经很久不发微博了呀,秦霄贤漫不经心。上次发还是因为七夕秀恩爱。呵,倒是恨不得别人都知道他有主儿了一样。

封面是一双对戒。

秦霄贤突然觉得眼睛有点痛,按了返回键。过了一会儿又贱兮兮的点开。

背景音乐挺喜庆,结婚两个字还是有点儿扎耳朵的。

秦霄贤关掉微博,打开微信。在置顶的那个名字那儿绕了许久,最后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2018年7月27日。

点开是俩人吵架的一些内容,没啥营养价值,偏偏他自己看一次哭一次。

要说真的,那个人从来就没有给他什么承诺和实际上的回答。可是他就是觉得那个人喜欢他。他理所当然的把那个人当做自己的另一半儿。拥抱,亲吻,上床。

然后那个人告诉他他要回一趟家。不长,也就一年。眨眨眼,忍一会儿也就过去了。

结果呢?刚开始还天天几个电话,然后越来越少。到最后还留下一个找了个女朋友的消息。秦霄贤他肯定气不过啊,马上打个飞的就过去了。然后在人家门口坐一宿,差点儿被当成流浪汉给轰出去。

他狼狈退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喝的烂醉,最后也没见到自己最想见的那个人。

后来慢慢习惯,感觉自己一个人还不错。下了班和兄弟喝喝酒,吃吃好吃的,上班了和粉丝互相伤害好像也挺不错。就是回了宿舍一个人睡有点儿孤单却只能抱着被子有些难受。

也没事儿啊,不是有人说人这一辈子就是要碰上一些渣男嘛,只不过这一个有点儿特殊有点儿难忘。

嘿,你别说。我还真有点儿难受。

梅九亮那边儿也等着信儿呢。他总觉得自己表达的很明显了,可是那个人就是不开窍。

他回了家考虑几许,给自己父母出了柜。结果被关进房里饿了好几天。最后受不了了才堪堪说出投降的话。

他爸妈效率倒是快,这边儿还没恢复呢,那边儿的姑娘已经到他床前了。

这个姑娘长的倒是不赖,挺符合自己颜控的风格。姑娘也勤快,看起来也挺喜欢他。他心安理得的开始享受这个姑娘的伺候。

喜欢她吗?或许吧。但是好像还是忘不了秦霄贤啊。

但是好像这样也还不错呢,但是好像还是不甘心啊。他把戒指的照片发到微博上,配着一行字。他希望他能激秦霄贤一把,但是好像适得其反了。

他和自己大吵一架从此再也没有了联系。

七夕他又尝试发了微博,可是秦霄贤那儿又毫无动静。

就这样吧他想。

小小少年,错过便是一生。

新年快乐呀


我真的太感动了现在!!!

突然被别人说她因为我的文入了这个坑。

我没有想到我的小学生文笔能有这样的力量。再次感谢你们,真的。我不是什么太太。但是这种感动真的,我说不出来。谢谢你们真的。


激情转发

写小说的王伟应:

在解释图之前我要对钾老师深鞠三躬,道一声您辛苦了,您受累了,谢谢您啊。谢谢您煞费苦心地让我一个三分钟热度随时爬墙的人不得不留在这个圈子里。
我记得您之前公开批评过我说我买粉,那我也很奇怪为啥这次转发让我退圈的那条抽奖博的小可爱除了一些大佬之外还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呢?
我想感谢您是真心的,您在我身上押了那么大那么多的筹码,我真的舍不得一走了之让您破产。我希望您和您的朋友都能一直开开心心漂漂亮亮的,别跟我们这帮人生气,犯不上,真的犯不上。您气坏了身子就没人带头骂我了您说对吧?
最后我想说,您看您都这么关心我了,我要是还退圈那我还是人吗?我宣布我不走啦~因为您不退圈我也舍不得退啊。今后一定要努力产出,与您共进退!

虽然不知道是第几场雪但是我回来了(贤梅)

→我为了自己的欲望出卖了自己哈哈哈哈

→不过值了值了!

→祝你们看的开心啊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松离


秦霄贤从酒吧出来有些恍惚。甩了甩头发,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踉踉跄跄的回宿舍。


偶尔抬头能看见几对牵着手的小情侣,秦霄贤扯扯嘴角,心里疯狂吐槽。


牵什么手,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啊,谁放你们出来撒狗粮的啊。当老子没对象?


当即拿起手机翻到梅九亮的名字。


按了拨通了又挂掉。


秦霄贤你是不是傻啊你,都凌晨三点了你又打扰人家你。


北京这边冬天也没落过几场雪,但是风确实货真价实的冷。秦霄贤又向来不爱裹的太厚,小风呼呼的直往人衣服里钻。


秦霄贤低头玩手机,也不看路,只默默加快了步伐。手机划拉来划拉去也没啥好玩的,干脆揣兜里,还能暖暖手。


走着走着前边儿拐角瞅见一个人,秦霄贤眯着眼睛看。


这人挺熟悉啊。


上前几步一把搂住脖子。


“您在这儿是干嘛呢?”


张九泰摇摇头“我这是怕你回不来了这是。”


“怕啥啊,我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是,自打小梅回了家,你倒是把酒吧当你家了,天天跑,比回宿舍都勤。”


“嘿,你别说,他们那儿调酒的小哥长的不错来着。”秦霄贤笑的一脸褶子,像是有多高兴一样。


“回吧回吧。”


这宿舍楼下墙根坐着一个人,也熟悉。


他穿着走的时候穿着的衣服,好像是刚刚下班回来没有带钥匙在这儿等他的场景。这个场景在秦霄贤脑子里想象了无数遍。此刻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那儿。他倒是不敢向前了。


“老秦。我回来了。不抱抱吗?”


梅九亮有点局促,毕竟眼前这个人好久没见了。


眼看着秦霄贤站在那里不动了,张九泰有些恨铁不成钢。把他往前推了推就自顾自的开门上了楼。


“怎么回来了?”


“来看看你啊。”


“你这一走铁了心了要断联系,怎么舍得回来的。”


“我。。。想你,你们了。”


“还走吗?”


“明天九点的飞机。”


秦霄贤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上前拉住梅九亮的手就跑。跑回了离酒吧不远的地方。


也不知道对着哪个地方喊“告诉你们,老子有对象!让你们一天天喂老子吃狗粮,等老子媳妇儿回来让你们吃个够!”


梅九亮有点儿哭笑不得。


说话间天空突然飘下来一些晶晶亮亮的东西,还带着点儿凉。


“老秦,下雪了。”


“我知道,下雪了。这不是第一场雪了梅梅。”


“我知道啊,我知道这不是第一场雪。但是这是我回北京的第一场雪啊。”


梅九亮微微挣开秦霄贤的手,在自己的口袋摸了一会儿掏出来一个圣诞帽。


扣在秦霄贤脑袋上。红色的帽子让秦霄贤脸色看起来有点儿苍白,懵逼的表情看起来显得更傻了。


“好了我的圣诞老人,我们回家睡觉吧。”



贤梅男团向(后续)

→我就不该写be

→框框磕头认错


粉丝见面会

粉丝:老秦!我们想梅梅了!

秦霄贤:别说你们,我都想了。

“听说有人想我了吗?”

梅九亮的声音突然想起,秦霄贤转头发现大屏幕上出现一张好久不见的脸。

秦霄贤:梅梅?

粉丝:(齐声喊)梅九亮!秦霄贤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梅九亮:(笑)我肯定回来啊,不是和老秦约定好了嘛。我也不可能总吊着人家。

秦霄贤:行了行了,家里的话就别在这儿说了。


秦霄贤直播

弹幕:老秦!梅梅回来没有?

秦霄贤:我这不是也在等他回来嘛。

梅九亮:(突然出现)别等了别等了,我回来了。


舞台回归采访

主持人:这是团队很久以来第一次以完全体出现啊。我们心心念念的小梅终于回来了!

梅九亮:(挥手)我回来啦

秦霄贤:对,我们等到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