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儿

想做郭麒麟和张云雷头顶的灯

ig流弊!!!呜呜呜呜哭了哭了!这tm什么神仙的队伍!!!


不给糖就点房子(良堂)

→万圣节贺文

→好久没写良堂了呀

→别上升别上升


“干爹?干爹??”


孟鹤堂在人海里穿行,眼睛都快被奇奇怪怪的装束闪瞎了。


手机没带,干爹丢了。奇奇怪怪的人还多,还不懂英语不能交流,孟鹤堂第一次深刻感觉到祖国妈妈的怀抱有多温暖。


偶尔有几个中国的朋友穿着僵尸服经过他身边。他小时候得林正英的电影吓出过阴影,完全不敢瞅见穿着那身衣服的人。只要看着就全身僵硬。


于是那群扮着僵尸的哥们就瞅见有一个比自己僵硬的还标准的人。


有一个把自己凑到孟鹤堂面前,孟鹤堂的军姿站的越发正规了。


“哥们儿,来玩儿啊。”


“你们玩你们玩,嘿嘿。”孟鹤堂的声音有点儿抖。


终于是把那群人目送走了,孟鹤堂长舒一口气。


转念一想,干爹还没找到呢。。。


又投身人海里。


一大圈寻找无果,孟鹤堂有点儿丧气,坐在附近的台阶上,安抚自己被吓到的小心脏。


所以说国内多好,这国外过个鬼节能吓死个人。


抬头看到亮着灯的酒店。孟鹤堂脑袋旁的小灯泡腾的就亮了。


街上找不到人,玩到最后还不都得回酒店啊。


又一次穿过人群。孟鹤堂觉得今天的承受力都被吓得提高了好几倍。


刚进酒店大厅的门,孟鹤堂就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谦儿大爷。


要不说大爷聪明呢,点子都比他想到的早。


美滋滋洗完澡,孟鹤堂抱着手机就躺在了床上。


“扣扣扣。”


孟鹤堂揉了揉乱发。


谁啊,这么晚了。


有些暴躁的拉开门。


“谁啊。”


“先生,给糖。”


来人一头小卷毛,小眼睛一挤一挤的,这不是周九良吗?


他穿一个僵尸袍,手里拎着南瓜篮,还挺像回事儿的。


“没糖没糖。”孟鹤堂手抱在胸前不动作,他到想看看这人想干啥。(我会告诉你其实他是因为害怕吗!)


“先生给糖。”


周九良站在门口不走,非要不可的架势。


“我没糖。”


“不给糖,就点你房子了。”


周九良掏出火柴,一脸威胁。“给糖。”


“点什么房子?”


“我让你知道为什么国外的人口这么少。”


“不是他们不愿意生吗?”


“不是,是因为他们不给我糖,然后我把他们的房子都烧掉了。”


孟鹤堂:保持围笑好难哦。


“别玩儿了,你让我睡觉啊。”


“先生给糖啊你。”周九良举着火柴“我要点房子了啊。”


“别别别,我去给你找找。”


“找什么?”


“找糖啊。”


“糖糖不是在这儿?”周九良扔下手中的南瓜篮,上前几步拉住孟鹤堂的手。


“我要的是你这颗糖。”








小时候最向往的江湖,也还是没有敌得过时间。


双肩担道义,处事存侠风。


金庸先生,一路走好。


德云社幼儿园(辫林)

→脑洞来自壮壮
→勿上升蒸煮
→都是yy的

大林小朋友刚刚放下自己的小书包,就发现有一道热烈的目光一直跟着自己。

疑惑的抬头看,转遍了整个教室都没有发现是谁在看自己,挠了挠头也就不再管了。

掏出自己的胡萝卜笔端端正正坐着准备上课。

因为身高优势坐在后排角落里的张云雷手托腮,眼珠子滴溜跟着郭麒麟的动作转。

看着小孩子因为困头一点一点的,心里全是粉红泡泡。

好可爱~

尤其是小朋友粉粉嫩嫩的唇,像草莓果冻。

想咬一口。

打着瞌睡的林林小朋友终于忍不住睡意,趴桌子上睡着了。

醒来第一眼就看到趴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的张云雷。

“林林小朋友你好。”

“唔,好。”小朋友揉眼睛。

“我是张云雷。”

“嗯嗯,我知道。”

“我今天发现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可是没有人和我玩儿。”张云雷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

郭麒麟一看张云雷的样子心就软了。

“你别难过!我陪你玩!”郭麒麟拍着小胸脯。

“我们出去好不好?”

“嗯嗯。”

张云雷带着郭麒麟来到一个小角落。

“林林,我想咬一下你的嘴。”

“不行!”郭麒麟睁大眼睛“妈妈说了,不能和小朋友咬嘴嘴!会怀孕的!”

张云雷循循善诱“不会的!我才不会骗你呢,咬一下不会怀孕的。”

“那好。”郭麒麟在张云雷的目光下投降“就一下啊”

“好!”

张云雷说完就咬下去了。

几天后,郭麒麟的同桌壮壮发现郭麒麟不对劲。

这小孩儿这两天吐的很厉害,吃什么吐什么。小团子都瘦了一圈了。

看着没精神趴在桌子上的郭麒麟,壮壮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戳戳郭麒麟“林林,你会不会是怀孕了?”

“怀孕?”郭麒麟的眼睛里已经有泪花在闪了。

“张云雷这个大骗子!!!他告诉我不会怀孕的!呜呜呜呜。”

张云雷听到郭麒麟的喊声赶紧跑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

“你是大骗子!你告诉我咬嘴嘴不会怀孕的,结果我怀孕了。”郭麒麟指着张云雷。

“不怕不怕,有小宝宝了我们就生下来,我养着好不好。”

张云雷抱着哭到打嗝的郭麒麟,安抚。

“你说的,宝宝生下来是你的。”

“好,是我的。”

→欠了很久的贤梅
→有点儿赶所以质量不咋的您凑活着看
→勿上升蒸煮

都说人的一生会遇见两个最爱的人,一个会变成白月光而另一个是红玫瑰。爱上你之后,我才觉得哪有两个最爱的人,白月光是你,红玫瑰也是你。
                           ——秦霄贤

爱是什么呢?

可能是无时无刻的牵挂,可能是似有若无的想念,可能是谈到爱情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他。

秦霄贤从来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所以台上的笑言什么时候被他自己当真他也糊涂,可是他清楚的知道,他大概是喜欢上梅九亮了。

他还小,让他动心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而且他这回喜欢上的人,是个男人。。

是个和自己同一个性别的人。

他很确定自己的心意,想要把那个人圈外怀里,想要亲吻他,想要和他一起,不是以兄弟的身份而是爱人。

他小心翼翼的试探,因为他并不知道梅九亮的心思。可是幸好,那人没有拒绝他。

梅九亮最近觉得奇怪,因为秦霄贤对着他热烈的眼神不再局限在台上。甚至两人一起回宿舍的时候,秦霄贤都一直在试图牵住他的手。

梅九亮只当他玩儿,手也任着他拉,人也任着他抱。

直到秦霄贤低头吻住他,他终于找到了秦霄贤所有不对劲的理由。

原因是秦霄贤喜欢他。

他也不是个实打实的直男,他也承认,在刚刚认识秦霄贤的时候,那副好皮囊确实吸引自己,可是。。。

他低头看亮着的手机屏幕,那句“好,那你以后就是我男朋友啦。”还静静躺在屏幕。

梅九亮不知道要怎么做,他从来都没有做过这种选择。

他刚刚给喜欢的女孩子表了白……

秦霄贤觉得自己可能吓到梅九亮了。因为他老躲着自己,逮都逮不住他。

他坐在后台,把头发揉乱,有些怅然若失。

无疾而终的感情。

“老秦?”

秦霄贤抬头,看到逆着光的梅九亮。他穿着白色的大衣,带着和自己同款的耳钉,那么好看。

“我想我能回答你的问题了。”

秦霄贤站起来,有些局促。穿的衣服被自己捏了松,捏了松。

“你说。”

“我也喜欢你。”

@松离 收作业啦


我有一个凶残的脑洞

gay吧调酒师辫儿×人体器官贩卖犯林林

大概剧情是林林上gay吧找猎物,然后被辫儿吸引了,两人你情我愿一夜情,就在林林准备下手取辫儿器官的时候被辫儿反套路了。因为辫儿是个性虐爱好者。林林被囚禁起来大结局??

你们能接受吗??
不能接受的话我就不写了。。

肌肤渴望症(辫林)

→在群里聊久了就会有脑残脑洞
→别上升别上升
→写这个可能不怎么走心,您不喜欢也别骂我啊!

张云雷对郭麒麟有肌肤渴望症。

所谓肌肤渴望症换算一下就是林林是张云雷的专属毒品一样的存在,一天不摸浑身难受。

小时候的郭麒麟软乎乎的,特别好摸。

长大后的郭麒麟瘦了,可是手上的触感还是没有变。

张云雷对这种感觉上瘾。

他想把郭麒麟圈在身边,这样至少自己每天碰的到就不会一直想了。

郭老师在前边儿说着话感谢观众,后边的小孩儿却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别人动的幅度倒是不怎么大,只是张云雷的眼神一直黏在郭麒麟身上。

郭麒麟只是对张云雷太过热切的表情有些疑惑。

这哈士奇是看到肉了吗眼神这么热烈??

(看到了吗?这傻孩子还不知道有人盯上他了。)

张云雷的眼神一直钉在郭麒麟身上,心里满是郭麒麟皮肤的触感,越想心越痒。

等郭麒麟唱完歌推到后边,张云雷开始磨磨蹭蹭的往郭麒麟身边蹭。

郭麒麟不以为然,关注度仍然在唱曲儿的父亲那里。

等到反应过来张云雷已经一把摸上了他的胳膊。

郭麒麟微微动作“别摸我”

张云雷不以为然“我不。”

这时候郭老师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后边两个悉悉索索的小孩儿,“张云雷你上来给大家唱个探清水河吧。”

张云雷只好放下手,忍着自己再想上手的欲望。

终于等一切都结束,返场音乐响起来,张云雷也是丝毫不准备掩饰自己了。一转身就一把搂住郭麒麟,手还不老实的在郭麒麟的腰上游离着。

“你躲开我点儿!”郭麒麟打张云雷的手。

张云雷委屈巴巴的撇嘴,但是手上动作还是不停“你让我再摸一下嘛。”

“别撒娇!”

“给我摸一下。”

“张云雷你是不是有什么疾病?”

“有啊,缺你不行的病。”






说说小话

我不是一个擅长吵架的人,有人说我我也骂不回去。和我吵过的人应该知道。我嘴笨。
我笔下的人物就只是我笔下的人物,只是出于对他们感情的喜爱才写下来。
我写的都不是甜甜,有刀的成分,有把人写死的文章。
每个人笔下的文字都不一样,是因为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是个人就会有喜怒哀乐,我开心的时候会写糖,不开心的时候会写虐。
我写下来就当是给你们撒撒娇,因为我知道善良的人有很多很多。她们会埋怨这篇文虐,但是绝对不会想弄死我。
每篇文之前我都会说请勿上升正主。
因为我笔下的人物就只是我幻想出来的,我相信而且我也肯定我的文不会对蒸煮有什么大的影响。
因为我不可能在文里把人写死了,看着蒸煮活着我不满意一定要把现实中的他也一并。。。
所以,我觉得同人文是属于二次元的,是出于我的喜爱所以才能写下来。
如果我不喜欢这个人我也不会造作他啊。
以前忘记看过哪个太太写过,写文的过程就是一个掏心窝子的过程。因为你的情绪,你的经历不一定就在那篇文的字里行间体现了。
饭cp就是圈地自萌,写同人文当然也一样。没有谁比谁高贵一说。
你不嫌弃我的沙雕文,动动小手点个小红心小蓝手我当然感激不敬,不喜欢了你骂我我也绕着你走,(当然是因为我怂)
写手圈都是产粮产糖。
大家都因为喜欢这些个人聚在一起,这就是缘分啊。谁比谁高贵??
我三观可能不正,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吧

你外甥摸你头发笑的和二傻子一样,不怕你外甥弄坏你发型了???你就可劲宠你外甥吧,你瞅瞅你都快把你外甥宠上天了你!!

冷圈过年啦!!!
小伙伴们!点梗吗!!
我要庆祝这一个时刻!!